耗資6000萬荒廢23年,三國城的“空城計”還要唱多久?
景區目的地 中國青年報 2020-09-14 11:25:40
  想當年,諸葛亮的撫琴退兵之計頂多用了兩三天,如今,山西清徐三國城的“空城計”卻整整唱了23年。據報道,這座曾耗資6000萬元、占地200余畝打造的三國城,于1995年開門迎客。然而,僅僅兩年后這一景區便荒廢了,成為一座荒草叢生的空城。對此,當地文旅局表示,正在重新規劃,周邊或將發展康養旅游。
  
  新聞一出,有兩點尤其值得關注:一是這樣一座耗資巨大、投入甚多的項目,為何僅開門兩年便從此蕭瑟了?二是在明顯荒廢,淪為“僵尸”景區20多年之后,三國城怎會一直未被妥善處理,而是閑置至今?人們不禁要問:如此荒唐的“空城計”到底還要唱多久?
  
  事實上,作為三國演義作者羅貫中的故里,清徐縣希望以此為支點,對外打出“三國”文化牌的做法并無不妥。而且從區位特點來說,當地也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:清徐縣距太原市區僅35公里,能夠很好地吸納來自周邊較大城市的游客資源;湖光山色的自然景象,也能給景區魅力增色不少。
  
  只要妥善經營,合理規劃,三國城不僅能夠激發當地人的文化歸屬感和自豪感,也能通過經典場景還原,給游客(特別是青少年)提供更為具象的歷史文化教育。
  
  可是只要稍微查看下其間細節,便不難發現這一項目把“好牌”打爛、走向“早夭”的癥結所在。比如,正如國際在線2017年所報道的,三國城盡管設有關圣殿、戲臺、獻殿、裙房等建筑,但整體風格并非取自漢魏之規,而是采用了明清宮殿風格。這種“四不像”式的建筑風格,暴露了其營造理念上的粗糙和不嚴謹,難免誤人子弟,也必然會對自身的口碑帶來致命影響。
  
  此外,三國城雖然打出了羅貫中的招牌,卻并未對其生平、創作理念等具體文化元素進行深入挖掘。由此可見,“三國”“羅貫中”等名片更多被當成了一種噱頭,而游客在被忽悠之后選擇“用腳投票”,致使這一景區最終荒草叢生、人跡罕至,也就不難理解了。
  
  另一方面,當我們對三國“空城”的場景唏噓不已之時,也不免會產生疑問:當初這一項目上馬時,是否經歷過審慎科學的考量規劃?在這一景區殘敗蕭瑟20多年后,為什么遲遲不見有關部門出手處理?
  
  其實,清徐三國城“空城”的消息早已不是新聞。早在2004年和2017年,就有多家媒體對其加以報道。2018年,也有網友在人民網的“領導留言板”發言,希望當地政府能夠重視起來,別讓三國城就此荒廢掉。對此,太原市委社情民意辦公室稱將充分利用現有建筑資源,重新確定功能定位,吸引意向投資。
  
  可以想象,對于這樣一個多年閑置、近乎爛尾樓的存在,重新規劃和定位必然有著不小的困難。但是,正如當地網友所說的,這一項目常年占用大片土地,不僅無益于歷史文化傳播,也是對資源的巨大浪費。有關部門的確應當有所作為,反思該項目在審批、監管上的不足之處,積極推進清產核資、土地使用權確認、招商引資等工作,而不能坐視它的進一步破敗。
  
  面對民眾的呼聲和不解,當地即便在推進過程中遇到困難、有所延緩,也應當加強信息公開,及時告知人們當下的進程和具體狀況。這樣做,不僅能夠滿足群眾的知情權,也可以推動社會參與,群策群力,共同為三國城的未來找到合適的出路。目前,許多地方已經在景區精品化發展方面做得有聲有色,當地不妨虛心取經,引入外部智力資源和市場活水,更加走心地發揮好自身的歷史文化優勢。
  
  清徐三國城的凋敝故事也提醒我們,缺乏合理的商業模式、一味以歷史文化為噱頭的景區發展模式早已不再奏效,糊弄游客只會遭到反噬。為了避免資源的浪費和無謂的折騰,地方文旅部門也必須做好把關,防止項目倉促上馬、開發商以文旅之名“圈錢”。
  
  當然,對于清徐當地來說,首先是要處理好遺留問題:“空城計”唱了23年的尷尬,也該被叫停了。

  來源:中國青年報 任冠青
評論(0條評論)
昵稱:  驗證碼:

最新評論

暫無評論

微信掃一掃,關注勁旅網官方微信號

或搜索“ctcnn1”

手機掃一掃,打開勁旅網手機站

隨時掌握最新資訊

微博掃一掃,打開客戶端

第一時間分享及時旅業財經資訊給好友

十萬旅游業者的資訊選擇,每周固定推送

熱 門

登錄

關閉
好点的时时彩平台